比心小哥哥最可爱

世人辱你弃你,余他信你护你,便值重踏尘泥。
沉迷忘羡/补刀狂魔
汪叽/陆比心

我真的服了,造谣是不要成本是吧?天天拉踩蓝忘机,你倒是把人家的恩情记一记呀。蓝忘机有粉没啊,快看,b站,lofter哪哪都在踩他,也没人愿意给他说句话。顺便放一个搬的十三年的反驳。

小蓝二公子如何看待断袖这件事?
                      ——破除蓝湛恋爱洗脑包
①汪叽自小端方自律,没有常人的温馨童年,原文中:整日课业繁多,因为父母的原因,蓝启仁最不喜品性不端者,对忘机和兄长的教导格外尽心、严厉。这样的环境下他连春宫图都可能没看过,又怎么会知道男子之间也可以相爱?前面他对羡羡的行为应该是在意并非情爱。原著中射箭那里确实是他走的好好的,羡羡看到他跑上去撩他,而不是他跑去找羡羡(原文在下面,忘记剧情的大家可以看一下)按许多人的说法,汪叽给羡羡一点反应就是汪叽爱上了羡羡,可是每次都是羡羡先主动去汪叽跟前的,而且汪叽不理羡羡时羡羡还锲而不舍的去撩他,那不表示羡羡早爱上汪叽了?看动漫还是看原著他俩相处,都可以看出,他俩互动总是羡羡主动的,总不能说羡羡主动撩汪叽羡羡是直男,汪叽给羡羡一个反应就是汪叽爱上了羡羡,就是汪叽吃醋了?当抹额被摘,他才把羡羡和“命定之人”划上等号,才可能去思索对羡羡的感情,才会思考男子间也可以相爱。
②每次看到许多人提起汪叽都是天天,吃醋,还曲解他的行为,把他的一切行为都解释成吃醋,真的很难受,他本来最是端方雅正之人、君子如玉,性格冷淡却对周围的人很好,不是没人喜欢他,小辈,师长,亲人,被他救的众人等,大家不但没有不喜欢他反而很喜欢他,只是他气场太强,到他跟前就怂了,不然不喜欢怎么会有含光君的敬称和趁乱必出的美名,只是没人敢当面夸他而已。汪叽不是人民币,不可能所有人都爱他,但是天天看到各种评论里弹幕里对他做的一切反应都全部盖章为吃醋,想天天,真的很难受,本来是夫夫之间的情趣却成了所有人提起汪叽的代名词,从头到尾的君子之风,雅正端方,俊雅秀致,内敛低调,尊师重道,原则性强,却没一个人提,不但误导了许多路人,那些梗提多了,甚至许多看过小说的人都开始觉得汪叽整天只会吃醋和天天,汪叽真的不是个恋爱脑。

求求你们放过魏无羡放过蓝忘机😭😭😭

江澄十三年初见魏无羡,我知道他很激动,可他激动的给魏无羡一鞭子紫电,如果魏无羡没献舍而是夺舍,直接就是刚复活就死了,不管江澄有何理由想法,他那一鞭子确确实实挥出去了,是会要命的,而且他还想再来一鞭子是事实,江澄连金丹没了都受不了,你们又凭什么让魏无羡去亲近一个一而再再而三要他命的人?

去过乱葬岗的除了温家人就是江澄和蓝忘机,魏无羡信任江澄,阵法没有阻止江澄,而江澄利用他的信任,拟订了围剿乱葬岗的计划,且江家金家是主力,若乱葬岗江澄没立不可替代的大功,一心想一统众家的金光善怎么会把头功给江澄,这可是扬名立威的大好机会。且依魏无羡性格,他阴虎符要销毁必然是全部毁了,怎么毁了一半都没事,阴虎符还没毁完,偏偏不早不晚,就在江澄带人围剿乱葬岗时他受到反噬死了?魏无羡听到孩子们说江澄杀了他时心中的刺,在他自己说自己死于反噬时他转移话题,没让温宁说下去的话。。。恨温家人至深的江澄,温家老小不知道有没有被江澄放过。。。

魏无羡十三年后听到狗叫叫蓝忘机的名字有错吗?魏无羡前世见到狗也是逃跑或爬树也没叫过江澄啊。当时围剿乱葬岗江澄依据魏无羡弱点拟订计划,使魏无羡反噬他功不可没所以才排了头功,使他名扬万里,魏无羡没有计较江澄拿狗吓他,没有计较江澄围剿乱葬岗使他身死,没计较江澄用他的死来扬名,没有计较江澄用他的信任来围剿乱葬岗,没有计较被抽紫电,但他连喊处处护着他的蓝忘机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懂你们体谅江澄,可你们为什么不能站在魏无羡角度想想,他不惨么,别总是想强人所难好么?

江家是温家灭的,非魏无羡所毁;师姐是主动救魏无羡而死非魏无羡所杀;金子轩被温宁所杀,这些事是和魏无羡牵连,但是你们不能看着真正动手的人,却凭空说是魏无羡害死这些人的啊。江澄痛他不痛吗?那是他的亲人啊,他也是受害者,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的好像魏无羡没良心只知道秀恩爱,只有江澄一个痛。

都道江澄梦回莲花坞,魏婴走向蓝湛,可却不知魏无羡梦的却是乱葬岗围剿,他反噬致死江澄功不可没,一时风光无二,而蓝忘机却拼着身败名裂正道讨伐也要救他。

都说江澄舍身救友,可江澄救了魏无羡一次,随后魏无羡就拿金丹还了这恩情,但是江澄随后带人杀上乱葬岗,在魏无羡回来后紫电抽了一鞭子还准备再抽第二鞭子,他是救友一次,可他杀友不止一次,不对,那还是他的朋友么?

结尾魏无羡没有计较江澄带人杀上乱葬岗杀死那些无辜温家人毁了他前世坚持的道义,没有计较他被反噬时江澄出了多大力,没有计较为什么从头到尾江家的恩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报,没有计较江澄拿紫电抽自己,不但如此还对江澄说“对不起”,这些对他的伤害他都不计较,他还到了歉,他什么都不要,他只要也只有蓝忘机了,你们能不能不要总说的魏无羡蓝忘机好像没良心一样只知道秀恩爱?

我知道你们心疼江澄,只看得见江澄藏笛十三载,可藏魏无羡东西的何止江澄,你们看不见瑶妹藏随便藏无羡手札十三载,看不见聂导费尽心思救无羡就算了,但是能不能不要踩着汪叽的问灵十三载来比藏笛,当时救了魏无羡又受了三十三鞭重伤的难行的蓝湛看到魏婴所有之物被瓜分一空,什么都没留下有多悲痛,随后“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去他去过的地方”又有多伤。

我知道莲花坞灭门了,江澄苦,可是蓝忘机过的比他幸福么,甚至江澄有的父母的温情他的都没有,人人称颂的双璧,却连正常的童年都没有,别人可以摘莲蓬打山鸡喝莲藕排骨汤同父母一起吃饭笑谈和同伴一起玩闹,他们却见父母一面都难,每天都是繁重课业,等着见母亲的孩子多么渴望亲情,母亲在他很小就死了,一直闭关的父亲和他接触最多的时候却是父亲重伤将死之时。真的不比金陵好多少,金凌还有做什么都处处护着他的舅舅,汪叽他们只有板着脸让他们好好学习的叔父,别人欢乐的童年,他们只有面前永远写不完的课业,你们以为蓝忘机弟子楷模的名声是怎么得来的?
莲花坞被灭了,蓝家也被烧了,江澄重建江家还有修鬼道的魏无羡帮忙,可蓝家被烧了,全族遭受欺压,当时蓝忘机还断了腿,兄长失踪的蓝家,叔父年长,父亲重伤将死,里外乱作一团,在这最困难的时候,只有蓝忘机一人,非但连个能帮他的人都没有,还什么都要靠他,十几岁的孩子撑起整个家族真不容易,温家给了他这么惨烈的“教训”,在玄武洞他却还能最先挺身而出救绵绵,后面对绵绵有礼一拜。【他做了这么多,难道这不是他个人能力的体现不是他的骨气吗?为什么你们要说他只知道吃醋】
都这样了还在玄武洞看着心上人在自己面前调戏别人;我知道玄武洞江澄来救魏无羡很感人,但是有着严重腿伤的汪叽当时为了救无羡连命都不要了,推开他挡玄武攻击,腿不要了,命不要去救魏无羡都没人看到吗?;都知江澄背剑三个月,可已经情动的蓝湛看着江澄背剑而他只能徒劳的问江澄魏婴下落时的心情又有谁知;关心心上人鬼道损心,却被自己爱的人把他当外人;早已察觉无羡金丹有异但尊重无羡没有开口;最后救了人告白却让他“滚”;他那么好从不说他过的苦,也从来没有伤过无羡一丝一毫,可你们不能因为他不说就当他过的不苦啊。

藏天子笑,养兔子,芍药花瓣为书签,姑苏人却能吃辣,秀气钱袋,思追的字,胸前烙印背后鞭痕。

前世,所有人看的都是魏无羡风光无限,唯蓝忘机初见发察觉鬼道损心损身;百凤山察觉魏无羡失控,担心他的身体专门去云梦找他劝他;担心他身体想带他会云深不知处护着他;夷陵偶遇也是刻意为之;乱葬岗制服温宁察觉魏无羡灵力有异但蓝忘机尊重他相信他便没有开口;不夜天救人亦是说“辩不清对错,但愿意与他一同承担后果”;十三年后,人人唾骂魏无羡,唯有他护着魏无羡带他回蓝家;魏无羡身份被发现时不在意毁了名声,毫不犹豫的同他一起走;乱葬岗魏无羡问“陪不陪我”的那一声“陪”。蓝忘机做了太多了,寥寥几句写不完他做的事。他从来没有伤过魏无羡,而前世今生从始至终只有蓝忘机一人一直站在魏无羡身边。

他们蓝家只是好心去助阵平息事端,却被累及丢了蓝家弟子几十多条命,蓝家豁达,被无辜牵连,却没有时时刻刻把蓝家弟子的死挂在嘴上,但是不代表蓝家人生活的无忧顺遂啊。

蓝忘机前世经历真心不比江澄幸福,不求你们心疼汪叽但是你们能不能放过汪叽,不要再踩他了。

我本以为许多人和我一样觉得魏无羡前世过的不容易,蓝忘机前世过的也不容易,忘羡经历种种磨难在一起更不容易,大家会庆幸前世他们那么惨痛今生终于圆满,没想到大家是觉得只有他们圆满了所以还是心疼别人吧。

江澄特别惨,我不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还是刀子嘴刀子心,但是能不能不要总比着忘羡来说惨。

求求你们可怜可怜魏无羡和蓝忘机吧,他们在一起真的不容易😭😭😭


视美编剧在哪我保证不。。。夸死你!! 
     --汪叽迷妹谈汪叽动漫改编
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特别想写点东西吹吹编剧∶
 1.蓝二哥哥首出场是在第一集结尾,先是琴声入耳,画面一度静止,让观看者体会到汪叽琴声的巨大威力,而琴声特有的沉静,给人一种安心的靠得住的感觉,很像蓝忘机这个人,汪叽出场也是仙气飘飘,让人惊艳!很符合原文“正在这时,从天外传来铮铮两声弦响。这两声似是有人信手弹拨,甚是空灵澄澈,带着一股泠泠的松风寒意”。
2.在这样慌乱惊险的时刻,思追,景仪发现来的人是“含光君”,表情却是惊喜的,让我想起文里思追说起对羡羡和汪叽看法时提到的“好像只要有这两位前辈中的任何一个人在,就不必担心害怕任何事情。”汪叽确实正如他的琴一样,给人安心可靠的感觉,还可看出汪叽的实力强大,且小辈中威望很高。
3.后面江澄说到他“逢乱必出”,这里汪叽能及时赶过来救人,可见他当时刚好在这附近“逢乱必出”,若是在家族,是不可能这么及时赶来的,因为思追他们并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家中前辈。

  第二集汪叽镜头变多,顺便提一下,由于动画需要调整节奏(不然15集怎么演完前尘篇,怎么能让俩主角早早见面),虽然许多细节进行了删改,但是情节还是流畅得,配角对话自然,且主角内心戏又不是很多,避免了大多数动漫里出现的尴尬解说场面。接上继续说
1.汪叽再出场是帮羡羡挡金凌的剑--武力值max男友力max还自带bgm苏的不行!!特别A!!气场强大!!走路也很雅正!!而且帮非亲非故的人挡剑!这么好的人!
2.而思追,景仪向他行礼及汪叽回首点头还礼这个动作,也是从细节方面来表现蓝家上礼之家的教养,并不仅仅是片面的说说或恭维之词,而是时时刻刻都体现在他们的言行里。
3.后面江澄他们离开时,汪叽说到“留步,大梵山内,现有一邪祟非同寻常,徐多加小心。”“凶邪乃一鬼手左臂,食人血肉,若发现其踪迹,请立即事警。”这两句话特别能提现汪叽是一个公私分明,就事论事的人,因为他当时认为羡羡的死和江澄是脱不了关系的(围剿乱葬岗论功江澄第一)及江澄十三年各种抓人,对江澄的好感不是很高,但即使这样,在道义上他还是提醒了他们会出事,需小心。真的很君子了。
4.而景仪为他辩解时他也是直接说“勿做无谓之争”,很好体现他的性格是那种做事只求问心无愧,他不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看法,不重口舌之争。
5.江澄他们离开后,汪叽嘱咐小辈们“你二人一到查看,一切尽力而为,不可逞强”也是将他们的人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再谈其他。
6.汪叽离开时,向羡羡点头致谢。要知道他当时并未认出那是魏无羡,以为是莫玄羽--一个修炼歪门邪道的人,而他是人人称颂的仙门名仕,却没有自恃身份,而是向他致谢。
7.羡羡吹《忘羡》时,汪叽再次出场。认出了无羡,紧紧抓住羡羡,激动心情可见一斑。顺便表白作曲大大,《忘羡》超级好听!!汪叽那句“虽修非常道,但行正义事,于情于理,当致谢意”也很好的表现出汪叽是对修邪道是没有什么偏见的。贴合原著人设。
8.原著里,汪叽就是个闷骚的性子,但话少,体现的还不太明显。动漫的改编却把他的性格特点凸现了出来。除去原文里羡羡说“含光君这样的我就很喜欢”汪叽回答“这可是你说的。”“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和“让他哭,哭累了,拖进去”之外,增加了一个汪叽拿苹果诱惑小苹果的情节,很明显的体现了汪叽闷骚的性子。以及那句“不用多劝。。。拖进去”也是一个伏笔∶汪叽是知道羡羡不愿跟他走的 但为了护着羡羡他还是装作不知道带他回了云深不知处QAQ
9.少年时期,羡羡与汪叽初见面,小奶叽一脸高贵冷艳emmmm想调戏~

综上所述∶对于动漫的汪叽的人设改编(至少我看的这第一第二集里),汪叽脑残粉一百个满意啊,真的是汪叽的每一帧画面我都能从中品到这个人物的魅力,让我觉得,虽然话比原著多了不少,还多设了一些动作,但完全没有违和感,甚至更突显了汪叽的人格魅力!!动漫或电视剧改编最基础的便是不功不过遵照原著,而魔道动漫有自己的节奏,改编升华了原著的精髓。其他人物也很好!!啊啊啊啊啊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吹爆视美!!

From∶姑苏一杯倒-蓝忘机散粉群

评江澄

  喜欢江澄的无非是心疼江澄的遭遇和对魏无羡的好,不喜欢江澄的则是因为他看不到自己对别人的伤害和对温宁的恩将仇报。
   个人觉得两方都有偏颇,不能保证自己说的好,只谈谈我认为的江澄。
  少年时期与魏无羡是好哥们,好兄弟,是亲人,且本性不坏。在父亲带回来魏无羡时,虽然不平衡于父亲对魏无羡的偏爱,但从未给魏无羡使过绊子;虽有母亲时时提醒他“你比不过魏无羡”,但那些对魏无羡的些微嫉妒并没有给两人造成太大间隙,互相抬杠,打架互损,相互维护,两人一样不少。因为魏无羡怕狗,他没有再养狗;因为不满金子轩看不起江厌离,两人都想动手,但魏无羡推开了江澄,自己受罚;水行渊时,看见魏无羡喊人,他有想过去帮忙;玄武洞时,两人也是配合默契;为防止魏无羡被带走,江澄被温晁抓住;魏无羡为了救江澄也可以剖丹;魏无羡失踪归来后他看见魏无羡时的欣喜。及至射日之征结束前,两人都可以说是最好的兄弟,相互扶持的亲人。即便江澄为人稍显冷漠,甚至不理解魏无羡救旁人的行为--水行渊他要救的是魏无羡而不是被水淹的苏涉,玄武洞帮忙是魏无羡已经“多管闲事”,他要帮的也是魏无羡,他也一直告诫魏无羡不要多管闲事。江澄对他人的这些行为都可以理解,魏婴蓝湛那种人实在太少,明哲保身并没什么不对。
   但他也实在不怎么细心,而且是个很容易情绪化的人。追杀温晁时,汪叽发现了符篆的问题,而他满心只有复仇;魏无羡回来,他只顾的高兴,汪叽提到修鬼道损身损心时他也并无反应;救温宁之前魏无羡多次不配剑,他询问过后直接就信了也不觉得有异;这些也可以说是他相信魏无羡,但魏无羡救走温宁等人时,金光善稍一挑拨他就马上变脸,说明他并不那么相信魏无羡,因此对于魏无羡的异常行为,他从未细想,也可以说他本就不是个细心的人,所以才没发现。
   魏无羡和江澄的没有间隙的兄弟情结束在射日之征后。射日之征,魏无羡大出风头,那些人传言江家没有魏无羡就怎么怎么的话,听在江澄心里,燃起了江澄压制的对魏无羡嫉妒的火,百凤山那章初见端倪。在魏无羡救了温家人,金光善询问江澄时,那些嫉妒怨恨第一次达到了顶峰,在会上关于温家人该不该杀的讨论时,他只含糊的提到了“于魏无羡和他有恩”至于是什么恩情,是举手之劳,还是别的却不明说(到最后就只有江澄魏无羡,温家姐弟知道温家的恩是救命之恩,而众人对温家那群人的印象则是杀了四个督工的温家余孽)后面是蓝曦臣不知情的情况下帮温家姐弟辩解,也拿不出实质性的可以反驳聂大的说辞,而江却澄始终一语不发,给人一种那个恩情并不怎么重要,没必要拿出来说的错觉。只是在金光善提及魏无羡不尊重他时有所反应--曾经的情同手足的兄弟,现在对魏无羡的信任却少得可怜,还需要蓝湛一个外人来解释,何其讽刺。
    江澄是魏无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魏无羡玄武洞救绵绵时,他就说魏无羡的行为是英雄病,但当时虽不认同魏无羡的行为,却还是去帮忙。
   当江澄前往乱葬岗,提出保魏无羡杀温家人,甚至话音未落完直接动手杀温宁两次时,我是震惊的。他嘴上句句说的是要保魏无羡,却只给了魏无羡一个路:保魏无羡,杀温家人。他明明是最了解魏无羡的人,明明知道魏无羡的“英雄病”却依然给魏无羡这条路让他走,至此两人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了--江澄原来没理解过魏无羡,但好歹还和魏无羡站一边,现在他依旧不理解魏无羡,但却强迫(“你要保温家人,我便保不住你”)魏无羡站在他那边,江澄那边是什么:杀了冒着巨大风险救出江澄、带出江家父母遗体的温家姐弟。。。
    江澄认为江家的养育之恩那么重,魏无羡必然是选择江家,但是他又了解魏无羡的“英雄病”,害怕他选温家,为了以防万一,在魏无羡话没说完时就两度欲杀温宁,想绝了这个隐患。谁知没有杀成就算了,魏无羡居然要和决裂!!江澄当时定然认为自己所言句句是为魏无羡好,可魏无羡居然不领情,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要和江家决裂。可江澄却从没想过,他并没有给魏无羡第二条路走,而魏无羡为的这个外人,救的是他的命,带出的是他父母的遗体。江澄不是想不到,是他不愿想,就和当时会上不愿意为温家人再多说一句话一样。
    江澄讨厌温家人,一个是温家姐弟是温家人,他迁怒(心性已经慢慢扭曲),另一个是他认为他们使魏无羡和自己决裂,可江澄却不愿想这一切的发生,他自己有很大一部分责任。魏无羡假决裂时,他捅出了魏无羡的肠子,魏无羡砍伤了他的手臂。两人伤势哪个更致命一眼可以看出,这里面是否有着江澄对魏无羡的怨?至于魏无羡好的比江澄快,别忘了救魏无羡的是温情。
   这件事除了对两人关系的影响,最令我心凉的是江澄的行为:恩将仇报!!一个普通人,可以不关己事高高挂起,可以自私,可以懦弱,可以因为能力不足而保不住,却怎么能毫不犹豫的,一点挣扎纠结都没有的向自己的救命恩人下手!!你好歹有个心里挣扎的过程让我相信你对人是有感激之情的吧?!刺向温宁的那两剑,刺凉了魏无羡的心,刺死了江家,也刺死了原来的江澄。家逢巨变,对他的心智成长极为不利,才有前面所说的射日之征后的心态失衡。少时的兄弟,如今已划下巨大的鸿沟。现在的江澄他嫉妒魏无羡,想要怨恨魏无羡不理解自己,但魏无羡是他的亲人,他的家人,他最看重的就是家人,他又不能怨,所以只好去讨厌温家人。他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只看到他对魏无羡的好(维护魏无羡),却看不到他对魏无羡的伤害(他不信任魏无羡,并没有给魏无羡一条能走的路),觉得别人都对不起他,却没有想过他对别人的伤害。曾经那个嘴硬心软,莲花坞覆灭后不乱迁怒别人的江澄已经不在了(射日之征时,江澄和汪叽合作丝毫看不出一丝一毫对汪叽的怨恨,而看看十三年后他居然认为江家覆灭和汪叽有关)。不过此时的江澄还没有变成十三年后的样子。他还有要护的姐姐。
    魏无羡与江澄假决裂,魏无羡在外人眼中再也不是江家一员,传言由魏无羡射日之征多厉害变成了魏无羡叛逃。江澄的嫉妒之心稍平,即便两人兄弟之情回不到从前,魏无羡还是自己的家人。夷陵三人相见,江澄提议让魏无羡给金凌取字,可见过去一起的十几年的亲情,并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两人之间虽有裂痕,都默契的绕开了冲突点,相聚很是温馨。
     后面魏无羡失控使温宁误杀金子轩,显然,不愿怨恨家人,江澄把恨全都放在温宁身上。不夜天江澄和魏无羡见面时,江厌离为魏无羡挡箭死了。江澄压抑的对魏无羡的怨、恨全部爆发,他的亲人除了魏无羡(金凌当时还小,先不算)全死了,而这些人的死又多多少少和魏无羡有关系,再加上他是个情绪化的人和之前压制的对魏无羡的恨加起来,变的看不开。拟订计划成为主力之一,杀上乱葬岗。魏无羡在围剿下受反噬而死。可魏无羡死了他真的就只剩下金凌了。魏无羡死了,他反而接受不了了,藏笛十三年,藏的是他最后一个家人的念想,是过往美好回忆的念想。可能他都不知道他是否真希望魏无羡回来,开始时认为莫玄羽是魏无羡的毫不留情的一鞭可以说是恨了,而后面又有高兴交错。而当魏无羡回来时,他看到的应该不仅仅是魏无羡还有那原来的美好的过往时光,魏无羡活着代表那些过往的美好回忆并非是一点也不存在了,除了他还有人记得那段日子。但他还是太偏执了,第二次乱葬岗,他还是恨不得杀了温宁,对于魏无羡,也并没有上去帮忙的意思,居然认为蓝湛是江家覆灭的原因之一。迁怒无辜姓温的人,对疑似魏无羡的人的折磨。心性偏的不能再偏了。到后面知道金丹真像后,不能理所当然的恨魏无羡了。却没有想过魏无羡本就不应该被他这么理所当然的恨。桃花坞的覆灭是温家,金子轩的死他已经归位温宁头上,姐姐主动救的魏无羡,而不是魏无羡害死的姐姐,而且江澄已经带人杀了魏无羡和金子轩也算是一命抵一命,可他十三年却还恨着魏无羡。
   我认为魏无羡的死和江澄有很大关系的,文中有三处提到,一是温宁问魏无羡,魏无羡叉开了话题,二是几个小孩扮演,说了句“你忘了是谁杀了你?”在魏无羡心中扎了根刺。三是金光瑶观音庙说到江澄是围剿的主力之一,魏无羡打断他的话。很明显,魏无羡的死要是和江澄没关系的话,他没必要觉得疼,没必要叉开话题,没必要拿瑶妹最痛恨的娼妓之子来说事。而且,魏无羡死时在销毁阴虎符,自然是没打算死的。但他的的反噬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江澄带人杀上来时来了。
   对我来说江澄受的苦令人心疼,他的看不开也令人心疼却更可恨。他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看不开当年的决裂,认为都是魏无羡的错,看不开江家人的死,把莲花坞的覆灭,归到魏无羡头上,金子轩的死是魏无羡失控,说是魏无羡很正常,但江厌离是为救魏无羡而死却成了魏无羡害死的。他为了减轻自己的痛苦,把错误都归到别人的头上,对待温宁的恩情一丝感激之情都没有就开始恨,还恨得理直气壮,江澄恨他杀了金子轩,却看不见自己领头带人杀上乱葬岗,杀死了那些无辜的老儒妇孺,那都是温宁的亲人,更别说温宁救他的天大人情,江澄应该早忘了。他看不开,所以抓疑似魏无羡的人,折磨的血肉横飞,就连普通姓温的人都要迁怒,他觉得魏无羡背叛江家,却没看见当时自己因怨恨并没有为温家姐弟发声,做出一点挽回事态的举动,并没有给魏无羡一条可走的路让他走。他并没有看见他带人杀的不仅仅是温家的无辜人更是之前有恩于他的人的家人,死的这些温家人是他的家人--魏无羡死前放弃所有而维护的,这些人的死让魏无羡前世做的一切成了笑话,而魏无羡的死也和他脱不了关系,可他都看不见,他觉得只死了温宁和温情怎么够?后来知道温宁没死成,恨不得非要弄死他。江澄已经忘了他的命是谁救的,是谁带出了他父母的遗体,温宁的家人是被谁带头所杀,温情为了谢罪如何了,他只记得,温宁杀了金子轩,温宁必须死,温家那么多条命都比不上死的金子轩。他对魏无羡的恨,迁怒使得金凌错误的认为所有的错都是魏无羡,魏无羡是害的莲花坞家破人亡的人,却看不到温晁那些罪魁祸首。
   到后面江澄说出救魏无羡的事时我有惊讶,又觉得只能是这样,因为救魏无羡的那个江澄是射日之征之前的江澄,两个互相维护的好兄弟,不是射日之征后的,已经逐渐扭曲心性与魏无羡渐行渐远的江澄。
   经历过惨事的人很多,遭遇令人同情并不等于可以将怒火牵扯到不相干的无辜人身上。十三年后,四大家族之一的江澄(有权势)为了金凌(他外甥)布下400多张傅仙网,不许他人(弱小势力)入内的霸道行为和当年覆灭他们江家的温家(有权势)让无力反抗的众家子弟(弱小势力)必须去教化司接受他幼子(儿子)的教导行径何其相像。用权势来行逼迫之事。不过江澄和金凌的人品比温家好上数倍。
   江澄的对他人的冷漠使的他眼中只有自家人,不在乎别人对他的好(看不见温宁救命之恩),十几年后的孤独不是没有原因的。江家要兴盛起来需要的不是魏无羡,而是江澄走出自己的那片小天地,有一个上位者的胸襟。
   结尾处的江澄在各种事情说开后,再也没有寄托恨的对象时后面那句“没什么好说的。”却没有同魏无羡说明自己帮他的事。觉得江澄比之前好了不少,但离放得下还需要时间,希望他能正视自己的问题吧。
  还是那句话,值得同情,可以理解,难以认同

五刷感慨:蓝氏双璧居然没长歪真不容易


先是小时候:见自己娘都有规定。。。
   每月只能见一次母亲,却还在汪叽六岁时两人丧母。叔父对他们尤其严厉,别人在玩耍时,他们还要努力。两人都是没有什么童年的小可怜。却在当时年岁长成了弟子楷模。(这么缺爱的成长环境,双璧居然都没有长成什么偏激的性格真是太不容易了)

  而且汪叽性子冷淡,母亲去世后越发沉闷,除了蓝曦臣应该没有亲近的人。心疼一下孤单的二哥哥。读弟机估也是那些年兄长关心弟弟时练成的技能吧。
  汪叽守着不开的门,过了九年,十五岁,遇见魏无羡。
   汪叽十八岁时,两人又丧父,仙府被烧,蓝曦臣狼狈出逃,蓝忘机断腿送教化司,其他的,蓝家就剩叔父和一些底下弟子,从汪叽那句“等不到的。”可以看出,蓝家当时已经没什么能用的人了,甚至连能接一下蓝家二公子的人都没,真是家破人亡啊。而蓝曦臣和瑶妹再见面,聂大询问两人什么时候结识时,蓝曦臣也是不愿再提,可见云梦逃亡那段时光蓝曦臣过的并不怎么样。蓝家人被温旭害的不可谓不惨。
   蓝曦臣出逃回来后与汪叽叔父等剩余的人一起重整蓝家,蓝家发展的越来越好。而讨论对待温家姐弟等人的处置时,蓝大为温情说过话“温情是温若寒的亲信之一,如何能阻拦?”,汪叽后来去乱葬岗也没有什么仇视温家人或看不起温家人,两人都没有因温家导致他们家破人亡而迁怒温家姐弟他们,甚至还帮他们说过情。
    到后来羡羡重生后见的那些蓝家小辈,都很讨喜。羡羡重生看到的二十年后的云深和二十年前的云深一模一样,那些牙疼的规矩没少反多,魏无羡记忆中通往冷泉的小路也没变,蓝家的“雅正”,“不可背后与人闲话”那些蓝家的形和神都留了下来,经过温氏的磨难,蓝家还是原来那个蓝家。看前世云深的事和重生后发生在云深的事,那些不可疾行,不可饭过三碗的规矩依旧没变,两个时空无缝链接,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蓝氏双璧真挺可怜的,先是汪叽喜欢羡羡,暗恋四年问灵十三年,好不容易两人互通心意,喜大普奔,忘羡终于happy end 了,蓝曦臣又因为金光瑶的欺骗和死及大哥的事,受到的打击太大,郁郁寡欢,时常走神,闭关很久。最后文中出现蓝曦臣似乎再没有开始时那么温润的笑了。。。蓝家兄弟真是多灾多难,磨难多,享受到的亲情温暖却少。。。最初的双璧是弟子楷模,后来汪叽困于爱情,汪叽好了后蓝大又困于兄弟情,消沉了下来,双璧虽说还在,但蓝曦臣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温润言笑的蓝曦臣了,双璧也是物是人非了。不过即便这样,蓝氏双璧也长成了这么好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蓝家真的是我全文里四大家族中最喜欢的了,是真正的君子。

类似的遭遇,不同的人却过成了不同的样子。

怎么舍得忘记你(忘羡,羡羡失忆梗)

*现代

*失忆是有原因的,有未来记忆也是有原因的

*新手,第一次写文

   魏无羡从床上醒来,脑子里突然多了许多他没经历过的记忆,记忆中,江氏夫妻和江厌离因意外死于一场车祸。
   他赶快起床,有些震惊,下意识捏了捏脖子上挂的白玉石,心中稍稍平静,不知为何却添了一丝怅然,但他很快便忽略了。因为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关于记忆中的车祸是否真的存在。不管穿越重生的梗是否真的发生在他身上,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找到江厌离时,听到江厌离的安排和记忆中没差别,他便找了个借口,没有让他们去成,为此,虞夫人还特别生气。魏无羡笑嘻嘻的掩盖过去。
    之后的生活平静而温馨,没有什么避免了这次事故会有其他事故接踵而来的情况。魏无羡很开心,但也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记忆中自己并没有死,似乎睡了一觉醒来就回来了。而平淡快乐的生活中心中那一丝空落落的感觉越发明显了。
    魏无羡知道他从来不是多么多愁善感的一个人,小时候父母双亡,他一个人在街上流浪时,因为和狗抢食的原因,怕起了狗。脖子挂着的白玉石就是流浪时捡的,上面刻着卷云纹的图,只是当时他并不知道是白玉石,只以为是块好看的石头。后来太饿加上天气寒冷,发起了高烧,醒来就已经在江家了。江枫眠说魏无羡是他故人之子,想收他做养子。于是他就成了江家的少爷。那块白玉石也一直被他带在身上,在他心情起伏间摸着它,总能平复魏无羡的情绪。
    魏无羡准备搬出去住,多出的记忆中,因为江氏夫妻他们去世等其他原因,他已经不在江家住了,开始时消沉的一段时间,后来却过的很开心。但如果细想那些开心的场景,那些场景却又模糊不清了。他直觉觉得这和他心中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有关。
    江厌离起初是不同意的,江澄听了也没好脸色说“江家这么大,还差你一个房间不成?”但魏无羡特别坚持,而且江枫眠觉得孩子大了想独立未尝不好,最终两厢妥协,魏无羡在江家附近找个房子(其实本来他当时租的房子就在江家附近),白天去江氏上班帮江澄,晚上回自己的房子,但要经常来看看。
   魏无羡进来时就看到帮她收拾行李的江厌离在看一张照片,照片上没有人,只有几行字,字体颇有风骨。见魏无羡过来,她拿着照片笑道“你小时候,爸找到你时,床上放着这个字条,写了关于你流浪时的事,只不过却没有找到留字条的人,当时你醒来看见人就笑,一点也不怕生。知道这个字条后,可宝贝这个了,还专门给它拍了张照片,嘴上还念叨着 一定是白衣哥哥留给我的,但是再问你关于那个人的其他事你却不知道了。”魏无羡拿过照片,仔细端详,心中涌上一股熟悉感,奇道“我怎么不记得这事?”江厌离道“你不记得了?我还说你怎么长后再没提过这事,原来是忘了。”魏无羡听道“忘了”这两个字时,蓦地心中一痛,晃神中听到江厌离急道“阿羡,你怎么了,怎么哭了?”因魏无羡从小就是一张笑脸,从未见他哭过,此时因为几句话突然流泪,着实把江厌离吓个不轻。
   魏无羡一手摸向自己的脸,果然满脸的泪水,心中却很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哭。看到师姐担心,下意识的扯出一抹笑意,想安慰她,却不知他边流泪边笑的样子一点安慰效果都没有。随后他便昏过去了,手中却将那张照片捏的死死的。
     梦中魏无羡似乎有些难受,昏昏沉沉的,但听到附近有脚步声响起,努力睁开双眼,只模糊的看到一个穿白衣的,比他稍微高一点的孩子走到他近前,摸摸他的头轻声叫道:“魏婴,魏婴。”
     魏无羡察觉自己的眉头似乎动了动,然后被人扶起,一个温热的东西碰到他唇上,他下意识的抿了抿,一股苦味在口中散开--原来那人用勺子舀了勺药汤喂他。魏无羡迷迷糊糊睁开眼,高烧中,视野模糊,屋子光线又暗,他只记得那人脸部轮廓应该算是很好看的那种,那人怀里很温暖,那只给他喂药的手上似乎系着条丝带,随着那人的手起落,像飞舞的蝶。他忍不住想摸摸,却在碰到那条丝带的一瞬间,猛地惊醒了。
    醒来手中似乎还留有那带子上凹凸不平的触感。醒过神,发现江厌离在旁边守着,江澄因为要上班,没在,江厌离给江澄打了个电话通知他。过了一会儿江家夫妻也过来看了看他。
    提及魏无羡昏过去的原因,江厌离道“医生说你是悲伤过度昏过去了,并没有大碍。”并劝他别搬了,也没人照顾他。听了江厌离的话联想到梦中之人,魏无羡心中很复杂,下意识想摸白玉石来平复一下心情,却发现手上还捏着那张照片。
    江厌离循着他的目光看到照片说:“你昏过去时,手里死死捏着它,怎么都掰不开你的手,就只能先看你的病,不管这个了。”魏无羡听了江厌离的话,想到梦中稍显低沉的声音及魏婴二字,沉默了一会儿,更加坚持要搬出去。
  魏婴是魏无羡的小名,除了江家人,没人知道。
   走时,魏无羡带走了那张照片。那天醒来,他问了江厌离关于自己幼时的事,却没有更多线索。

-------
写了一个汪叽的个人简介

*笔画十三画对应十三年,看微博注意到的

*据说带上图会有更多人看,我就贴一张刚刚被秒到的图吧,图来自匪萌十月,出处见水印,出处见水印,出处见水印~~可以搬图,需要和我一样标出处,不过我记着原作者是不开放商用的...

    蓝忘机,蓝为姓,笔画十三,忘机为字,笔画十三,湛为名,唯挚爱唤过。因其逢乱必出等原因,号含光君。家训为“雅正”,曾言“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其人品貌排名第二,然身上却留有伤痕:醉酒烙印与魏无羡的位置形状毫无二致,三十三道戒鞭痕,恰为魏无羡三字的笔画数。佩剑避尘,琴名忘机。徒弟蓝愿,取字思追,听闻似是追忆一人。静室为其居所,藏酒天子笑,藏书也颇多,书签为芍药花瓣。偶闻少时为弟子楷模,书写千页,仅错一字,叫人佩服。身为姑苏人,却能吃辣,钱袋还颇为秀气,实令人费解。有关其亲人等事是说其人自幼父母分居,每月仅能见一次母亲,六岁丧母,十八九岁丧父,余一兄长一叔父。所居仙府云深不知处曾被大火烧毁一次。后重建仙府,与原来无二。若说府中哪处花开最美,当属藏书阁前玉兰,又听蓝氏弟子道,府中多白兔,常能听到泠泠琴音。令人神往。

ps:每次看到羡羡花痴汪叽的颜我都想到那句“喝最烈的酒,恋最美的人”。

谁来为他们发声?

写东西是为了所爱 而不应该为了关注

糖水萤太:

为自己喜欢的cp产粮就是最大的幸福了💦但是能得到小红心小蓝手动力就更大!!画手和文手都不容易,发粮的都是神仙,谁不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没有谁更辛苦的说法🙏自勉。虽然现在我还不够但会努力提升自己的水平!!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对我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史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梳理一下羡羡身死前汪叽人生线(对,我就是补刀狂魔)


*看完同人《琴声深几许》,好希望有大大能做一个汪叽在羡羡身死前的手书QAQ(再次怨念自己为什么不会画画)

*一个叽吹的日常

*比较佩服秀秀的一点,有些事打碎了,穿插在不同的章节里看,合情合景、合乎剧情,不是很虐,但整合到一起,就突然发现它是刀

先插两小段原文:
  (1)两个年幼的孩子,整日面对的只有严厉的叔父,严格的教导,堆积成山的书卷,再累再倦也要把稚嫩的腰杆挺得笔直,做族中最优秀的子弟,旁人眼中的楷模标杆。常年不得与至亲见面,不能在父亲怀里打滚撒野,也不能抱着母亲依偎撒娇。
  可分明他们什么也没做错。
  蓝曦臣道:“每次我与忘机去见她,她从不抱怨自己被关在这里寸步难行有多苦闷,也不过问我们的功课。她尤其喜欢逗忘机,可是忘机这个人,越逗他就越不肯说话,越没好脸色,从小就是这样。不过,”他笑了笑:“虽然忘机从来不说,但我知,他每月都等着和母亲见面的那一日。他如此,我亦然。”

(2)蓝曦臣又道:“但有一天,叔父忽然对我们说,不用再去了。“母亲不在了。”魏无羡轻声道:“蓝湛那时候多大?”蓝曦臣道:“六岁。”他道:“那时候太小,还不懂什么叫‘不在了’,不管别人怎么劝慰,叔父怎么斥责,他每月都继续到这里来,坐在廊下,等人给他开门。等后来大了一点,明白了母亲不会回来了,不会有人再开门,他还是会来。”蓝曦臣站起身来,深色的眸子与魏无羡对视,道:“忘机从小就很执拗的。”树叶沙沙声响,屋前的簇簇龙胆花随风款摆摇曳,缱绻万千,魏无羡的目光落在小筑木廊之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孩子,束着抹额,端端正正地坐在屋前,沉默着等待那扇门打开。

梳理:

  父母分居,幼时每个月只能见一次母亲 →六岁时母亲不在了,小小的孩子守着一个永远不会再开的门 →双璧长成弟子楷模,十五六岁初遇魏无羡 →云深相处,枯燥平静的生活被打破,小古板被逗被撩,仪态尽失,却又藏着当时羡羡画的画和当时写的字 →羡羡离开云深后,汪叽“不合规矩”也要养兔子 →羡羡回云梦一年多后,温家清谈会汪叽射箭遇羡羡,抹额被摘 →温旭去云深不知处,捏造罪名,云深不知处被烧,父亲重伤,兄长失踪,汪叽因拒烧云深,腿被打断 →温家教化司,忘羡时隔两年再见,汪叽即便断了腿,还一个人倔强的站着 →汪叽受伤情况下玄武洞挺身救绵绵(话说回来绵绵被忘羡,金子轩救过,汪叽、金子轩后来居然都和江家人在一起了)→羡羡遇险,舍命救羡羡,后又被羡羡倾情一背 →玄武洞相处,提起家事伤心落泪,被暗恋对象告知不喜欢男人,没敢表白却藏了香囊 →出玄武洞一人独自回蓝家,得知父亲去世,兄长未归,叔父忙的焦头烂额,十八九岁被迫撑起蓝家 →兄长回来,射日之征开始,双璧与江澄合作取回佩剑,汪叽打探羡羡消息 → 与江澄追杀温晁,遇羡羡 →汪叽担心羡羡,却因语言不当,引起羡羡误会,忘羡争执直至射日之征结束 →金家花宴,忘羡二人擦肩而过 →百凤山围猎,收到羡羡掷的花,羡羡借他抹额,被羡羡无意间撩拨,情难自禁,强吻羡羡,之后自己气自己,且误以为那不是羡羡初吻 →羡羡为维护师姐,百凤山引争执,失控的样子引起汪叽注意且他还注意到那些“正道人士”对羡羡的行为随意扣上邪魔歪道的帽子→两个月后,汪叽去云梦,羡羡楼台抛花,两人见面,汪叽执拗的劝羡羡放弃鬼道,又起争端 →金麟台上,同兄长透露部分心迹,双璧被逼喝酒,羡羡出现代汪叽喝 →羡羡救温家人,众人商讨,金光善污蔑羡羡,离间魏江关系,汪叽出言阻止,然而“正道人士”继续颠倒是非。之后绵绵直言,却受千夫指,汪叽向她行礼 →夷陵忘羡再遇,相聚吃饭带孩子,汪叽乱葬岗帮羡羡,再次劝羡羡放弃鬼道,两人不欢而散 →得知穷奇道一事,在温家姐弟金麟台上请罪时为温家姐弟说话,追查羡羡下落,却没赶上,两人又错过 →不夜天不希望羡羡杀更多人又不想伤及羡羡,避尘斩陈情,两人拔剑相向 →不夜天救羡羡,之前所见的正道人士和魔道和他以前的认知不同,他断不清对错,愿与羡羡一同承担后果→为护羡羡,伤及师长 →安置好羡羡,依旧遵循自己原则,回去受罚,三十三道戒鞭痕,重伤难愈 →得知自己拼死救回来的人身死,乱葬岗寻人却一缕魂魄也没找到,两人再次错过 →发现温愿 →喝天子笑,身上多了块烙印,伤上加伤→问灵,问一个不会回来的人,自母亲去世,再次照亮汪叽的那一束光也灭了。

          ---部分看法来源于各种书评

ps:之前发过,不知道为什么tag上不显示了,就删了重发,感谢之前指出我整理的内容有问题的小天使